今天是    欢迎您访问!
·收藏本站 ·鉴定中心 ·交通路线 | English
校友天地

红色连衣裙女尸和风干的断手——91级叶家喜

2019/04/19 17:39:23 点击数:

(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真水无香公益)


作者简介:叶家喜,男,1974年生,江西玉山县人,同济医科大学毕业,曾在福建晋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、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担任法医工作。


以下关于法医的故事均为真实事件

希望为公众揭秘法医工作的神秘

让更多人理解、尊重法医这个职业



 1  

从放牛娃到职业法医


我叫叶家喜,七零后,出生于江西省玉山县一个偏僻的山村。


我三岁时,父亲上山砍柴意外摔伤,腰部脊髓受伤而导致半身不遂,下肢瘫痪卧床三年不起,后因久治不愈、褥疮感染而去世。


家里没了劳动力,奶奶年纪已过七十,母亲又体弱多病,剩下的都是年幼儿童,十四岁的大姐叶素青被迫辍学,肩负起家里的所有农务,她需要养活吃不饱饭的一家老小。


那时候,我们家总共有七口人,就我大姐一人可以下地干活,现在回头想想,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小女孩却成了养活一家的主要劳动力,觉得那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

家里虽然穷,自己失去学习机会的大姐却一直鼓励我努力读书,就那样,我一边放牛一边看书,日子过得虽然紧巴巴,一日三餐也只有梅干菜、腌菜相伴,可学习的路上算是一帆风顺,后来我考上了当地最好的玉山一中,再后来,又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同济医科大学,专业学的是法医,可遗憾的是,那年我的母亲也因病离开了人世。


在武汉求学的五年,我在法医系学习到了最基础的法医学理论,更为重要的是,我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法医之路。


如果将时间退回到上个世纪,连我自己都不曾想过,当年的放牛娃后来会成为一名法医,穿着警服频频奔波于这座城市各个角落的命案现场,寻找凶手在犯罪现场和被害者尸体上留下的蛛丝马迹。


在命案现场复杂的环境中还原死者被杀的过程,这是我作为一个法医的终极目标,也是我在勘查现场时最为担心的事情。


我检验超过2000具尸体,尸体和现场的类型纷繁复杂,但大多数时候经过勘查检验,可以顺利得到解决问题,可有些时候,工作带来的巨大压力却让我彻夜难眠,以至于终生难忘……



 2  

红色连衣裙女尸

山地风干的断手

大学毕业后,我先去了福建省晋江市公安局工作,在晋江刑警队做了一名初级法医,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,法医职业的确需要强大的心理。



晋江市有着漫长的海岸线,我当初也是在一张纸质地图上看中那片海才去的,因为那时候我写诗,此前,我从来没看见过海,可我的诗歌里有海,对于我来说,没有什么比海更有吸引力了,海的颜色和辽阔充满着诱惑,也陪伴着我开始了我的法医职业生涯。


现在只要想起海,出现在脑海中的却不是诗歌,冷不防袭来的是自己在海边检验尸体的印象。


记得那天天气非常炎热,海面上漂来一具未知名女尸,派出所接到报警之后马上通知我去现场看看。


我来到现场的时候,那女尸还停留在海中,被海水冲刷着左右晃荡,派出所的民警见我到,急忙召集人员将尸体打捞上岸放在沙滩上。


我戴上手套,蹲在沙滩上开始聚精会神地检验尸体,那女尸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,皮肤露出的部分还没有腐败,死者的口唇部有些发紫,口腔里不断地在往外吐出白色的泡沫。


我一看到泡沫,心里就有数了,那是溺水的征象,随后的解剖也证实了死因,死者系生前溺水死亡。


我取了死者的耻骨联合回去实验室处理,通过耻骨联合推断死者的年龄是最为准确的,处理耻骨联合主要依赖高压锅的蒸煮,煮熟之后才方便去除附着在耻骨上的肌肉组织,然后观察耻骨联合面,判断九个方面的指标参数,代入回归方程计算得到死者的年龄。


我将耻骨联合放进高压锅接通电源之后便回到了办公室,十几分钟之后,隔壁小王跑过来问:“叶法医,你在煮什么好吃的呀?怎么这么香?”


我这才意识到,那香味是耻骨联合煮熟之后发散出来的,我一阵恶心,急忙跑去实验室关闭了电源。


自此之后,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只吃素,因为看到荤菜便会有恶心的感觉。


后来我来了杭州也有过类似的一次经历,一位路人在山地上捡到一只风干的断手,为了获取骨骼推断年龄,我也使用了高压锅,散发出的香味再次对我心理产生了冲击。



这也许算是法医职业带给我的最坏影响,现在每每闻到肉香,心里总是非常别扭,海面上漂浮的女尸和山地上风干的断手总是率先抢占我的脑海。


 3  

灭门惨案

 

法医在案件中发挥作用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,尸体上有时候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变化,可如果有机地将变化结合,得到的结果就可能完全不同。


我在晋江遇到最为复杂的案件要算是1999年夏天的那一起。


案件发生在一个小镇上,一家四口在自己家中突然被杀,死者分别为父亲、母亲以及两位二十多岁的女儿。


我是傍晚的时候到达现场的,发现四位死者躺在不同的卧室,可都不是自己的卧室,相同的是,四位死者的手脚都有捆绑,并被胶带纸封住嘴巴和眼睛,除了父亲是刀伤致死,母亲及两位女儿均为勒颈而死。


侦查员需要我分析的棘手问题是作案人数,我仔细地想了想,在一个密闭现场内要将四位死者同时捆绑起来,并且杀害,而且三名死者都是使用暴力勒颈而死,一个人几乎没办法同时完成,但作案手法的相似性倒是符合一人作案的特点。


我知道,一人作案,还是多人作案?这个问题将会影响到案件性质的确立,是侵财还是报复?那是完全不同的侦查方向,要是轻易下了决定,会影响到案件的侦破进程。


在尸体解剖之前,我选择了默不作声,因为在我心里没有足够的依据。


尸体被转送到了殡仪馆的简易解剖室之后,我开始惴惴不安地逐个解剖尸体,直到凌晨的时候,我才将尸体解剖完毕,令我惊讶的是,我找到了重要的证据,那就是四位死者的胃内容物。


经过和侦查数据碰撞,我反复核实发现,四人的胃内容物消化程度存在着时间差。


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凶手是单人作案,四位死者遇害时存在着时间上的先后次序,而不是同时。


我的主要理由是,凶手的作案手法相似,四位死者的胃内容物消化程度存在时间差,而且尸斑和尸僵表现出的死亡时间也有一定程度的差异。


结合现场勘查数据之后,我根据四位死者死亡时间的先后次序,在脑海里形成了这样的画面,母亲在家先遭到了凶手捆绑、勒死,然后两个女儿回家,也遭到捆绑、勒死,最后是父亲回家,同样遭到捆绑、杀害。


至于眼睛被胶带纸包扎的细节,我觉得凶手和死者有认识的可能。


概括起来说就是,一个与死者熟悉的犯罪嫌疑人通过和平入室的手段,先后杀害了他们一家四口。


五个月之后案件得以告破,凶手交代的情况证实了一切,凶手的目的是为了谋财,被认出是熟人之后,将母亲杀害,正要离开现场时,两位女儿回到家中,于是继续作案,完事之后又要离开时,父亲回到家中,惨剧再次发生。


嫌疑人被抓获的那天,我已经因为夫妻团聚原因调任至杭州。


 4  

开棺验尸


从2000年开始,我便开始在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做法医,我以为我在晋江的积累足以可以让我在杭州有个好的开始,可没想到的是,我刚到杭州就遇到了麻烦,但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把不可能变成可能,有些事只有做过才知道。


初来乍到,我碰上了平生第一次开棺验尸,这让我倍感紧张,还好,杭州这边有着强大的法医梯队,遇到高难度的案件有师傅带着去勘查现场,心里就踏实多了。


案件发生在千岛湖西侧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一位男性死者在墓中已经被埋葬长达五年之久,因为怀疑其被投毒致死,需要开棺查明死因。


我知道,开棺验尸肯定不是一件普通的事儿,这起案件涉及到的尸体已经埋葬了五年,恐怕墓中的尸体早已腐败殆尽,只剩下白骨了,而且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确认死者是否中毒致死,这更是难上加难。


我们一起讨论了行动方案,然后奔赴现场墓地进行了实地勘探,确定了掘墓、开棺、检验、取材等细节问题。


因为考虑到开棺验尸对当地老百姓的影响比较大,我们选择了次日凌晨开始工作,将影响降到最低。



第二天早上四点半,天还没亮,民工们就按照要求将墓掘开,把棺材从墓穴中转移到了墓外的草地上。


打开棺材后,不出我所料,尸体果然已经完全白骨化,棺材内只剩下了一堆白骨。


我非常担心取证失败,除了对尸骨做好有关身份确认的个体识别工作之外,重点分析毒物可能分布的位置。


我想,要是一具普通的尸体,提取毒物检材的重点自然在于心血、胃内容和肝脏,但现在眼前的尸骨已经腐败得什么都没有了,只剩下了一些残留在棺材底部的肉泥,如果能够在棺材板上划定胃、肝脏腐败前的相应位置,那么提取该处位置棺材板上附着的肉泥,胜算也许会加大。


因为棺材内部空间比较狭小,在棺材外侧难以进行取材,我心里一横,索性钻进了棺材,划定胃、肝脏腐败前的相应位置,然后用一把铲子开始在棺材板的相应区域进行刮取,甚至连同棺材板的木质也刮了一层下来,然后分别装瓶提取。
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后来经过毒物检验,这些检材检出了有机磷农药,锁定了嫌疑人,嫌疑人就是死者的妻子,五年前,她将有机磷农药投放在一剂中药里给其丈夫服下,导致丈夫中毒死亡。


 5  

村口女尸


做了多年法医之后,我发现自己的生活经验有时候也可以帮助分析案件,因为任何死者和犯罪嫌疑人都生活在我们的身边,他们的日常生活和我们没什么两样。


一个大雪纷飞的早上,有人报警称,一个村口的小路边发现一具女尸。



接到报警后,我立即赶到了现场,经过初步的检验,发现死者是被掐死的,尸体俯卧在现场的雪地上,尸斑却分布在背部,按照尸斑的坠积分布原理,尸斑只会出现在尸体停留的低下位置,而现在正好相反,说明尸体被改变过体位。


我伸手去摸了摸尸体的体表皮肤,发现尸体的尸温很高,至少我的手摸上去感觉热乎乎的,这让我感到非常诧异,这和大雪天正好形成了强烈的反差,我坚信一定是抛尸,有人将尸体从温暖的室内转移到了冰冷的现场。


介于尸温实在过高,我觉得尸体被抛出的时间不会太久,也就是说,杀人的第一现场距离抛尸现场不会太远,考虑到城中村的特殊环境,我觉得第一现场应该就在附近的村子。


当我测量了尸温之后,发现尸温所反映的时间和尸斑表现是矛盾的,按照尸斑按压不褪色的情况推断,死者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头一天晚上,而现在我看到的是,尸温的下降并不多。


我站在雪地上陷入了沉思,心想尸温为什么经过整个晚上不会下降呢?


我脑海里出现了室内生活的场景,是尸体在室内有被子覆盖?或者室内有空调?还是有其它的保温措施?


我先是考虑到了空调,可光有空调显然是不够的,在下雪天,靠一只空调很难将房间温度升到足够高,以保持尸体温度不至于下降。



最后我想到了电热毯,因为有朋友跟我分享过使用电热毯的经验,如果电热毯加上被子覆盖,要保存如此高的尸温就有可能。


果然,后来不到一个小时,很快就在附近的村子里找到了一个有电热毯的出租房,锁定了犯罪嫌疑人。


嫌疑人交代是在掐死死者之后,将死者置于电热毯上然后用被子覆盖,经过了一夜之后,在天亮时分才慌忙将尸体转移至村口路边,伪装成意外身亡的迹象。


 6  

四具尸体绑成一串

要不是做了法医,我肯定不知道一座城市里会有那么多的未知名尸体,它们广泛分布于江中、运河、高架桥底下、景区的树林……


我去勘验过数以千计的未知名尸体,除了少数死者是被杀的,多数是自杀、意外或者疾病死亡,这些尸体没有名字,但我从来就没有忽视他们的存在,依然严格按照规范进行检验归档,采集DNA样本检验入库,以待亲人未来发现处理。


静下心来想想,那些未知名尸体生前也都有着鲜活的灵魂,可因为各自的原因,生命走到了尽头,对于个体而言,那是一场悲剧,可我想,如果我不去固定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点记录,他们可能真的要永远消失了。


右一为叶家喜

记得有一年,钱塘江里打捞起了四具尸体,一位成年男子和三位未成年儿童,他们被一根绳索连着绑缚成一串,经过检验之后,死因是生前溺死,我分析是该成年男子的扩大性自杀行为,在自己自杀的同时,将自己的小孩绑在了一起带进水里。


经过工作之后,尸体最终没有找到身源,按照管理规定,未知名尸体保存一定时间之后需要进行火化,我站在解剖室里想,要是往后他们有亲人来找,如果我没有将他们遗体的照片和DNA信息保存下来,那将是多大的遗憾。


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,每个人的存在都不是偶然,法医这工作带给我许多对于生命的思考,人与人之间相遇便是缘分,哪怕我遇见他时,他只是一具未知名尸体。


 7  

永远的法医


因为领导的信任,后来我成功竞聘担任了负责现场勘查工作的法医主任,虽然走上了管理岗位,可我依然经常驾驶着法医现场勘查车,拎着勘查箱,奔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。


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想,我是法医,我在这灯火阑珊的城市里守护着一个与众不同的维度,凭借着自己的专业和经验帮助城市变得安宁。


这是我内心的加持,也是我赋给自己的莫大殊荣,如果说这是骄傲,那么我也认,我骄傲,我是法医。


我最终离开了警营,离开的那天,我将一堆厚厚的法医工作笔记交了上去,心里真不是滋味,因为在那些笔记里,不仅详实地记录着我那么多年的办案过程,也镌刻着我的青春年华,我将我最好的时光都献给了法医事业,当然,法医这份职业也回馈了我,它使我懂得对于生命的敬畏和热爱,对于个体的尊重和关怀。


尽管这一切都已成了往事,现在回想起来,过往的点点滴滴那是历历在目,怀念的时候也会感慨万千,自觉那些已经逝去的光阴弥足珍贵,特别是想到以前那些传帮相带对我悉心指导的师傅,以及通宵达旦与我共同奋战的法医同仁,更是感恩不尽。


现在无论和谁谈起,我都毫不掩饰地说,在我心里,我永远是个法医,法医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光环。


-完-


本文摄影作者:许志伟

部分配图来源网络




分享到:

 版权所有: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学系

 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航空路13号  邮编:430030  电话:027-83692642